nuffnang_bid = "c0d53a1a284d73408dd5ebca6450aa20";
  •       2011春节前夕,我被发配西安,今天,树袋熊小姐飞往北京。我们总是一起休假,但是无法同时出差,所以出差的日子即意味着离别。

          西安的冬天一片土黄,行人均着神色的外衣,毫无生气。加上孤身一人出差在外,每天的日子都是煎熬。某个百无聊赖的周末,我终于选择了前往离住处最近的大雁塔,借此排遣冷冰冰的寂寞。

          走在大雁塔四周,总算看见了少许绿色,阳光也很灿烂。大雁塔一卷柯达要25元,我还是硬着头皮买了一卷,漫无目的地拍照。都是些无意义的画面。现在回头看当时的照片,发现没有一张有人影出现,我这才意识到,当时我所拍摄的,其实是一个人的孤独与思念。

          大雁塔

          大雁塔2

          

          大雁塔喷泉

          

          

          最后一张是在酒店的窗口拍下,那是我即将归来的前夕,所以心里也会有一种蓄势待发的明亮呀!

  •       春日雨花台,繁华落尽现废墟。
          我和树袋熊小姐拐进雨花台西南角茶厂区,人迹渐渐罕至,继续固执地深入,那片废墟即与我们不期而遇。
          区别于其他废墟的颓败气质,这片废墟反而精神抖擞,因为废墟里有山坡,山坡上开满二月兰,坡底下铺着油菜花。
          我血管里的鱼儿开始游动(此处向杜鲁门·卡博特致敬),我幻想着自己变成了废墟孤儿,满腔情绪无处发泄,于是猛拍照猛拍照。忽然镜头里出现了一个欢快的小女孩,我这才知道,原来这片废墟早有主人。
          小女孩举起福娃风筝奔跑,跑不动了就停步看着脚下,欢快从容。我在废墟上来回巡视,抬头有风筝与鸟儿一起飞过,俯看则野花遍地,泥土芬芳,各种小瓶子散落,还有烂掉的足球,西边甚至有一片菜田,老人们在这里悠闲地劳作。
          那个陪伴我童年的机器轰鸣的五金工厂与眼前自然无边自由无限的废墟重叠又分开,我开始深深羡慕这个女孩。

          时隔一周,为了给丰子妈妈拍照,我们再度拜访这片废墟,小女孩居然还在。只是这次风筝飞上了树梢,她蹲坐在草丛里,手里还是不屈不挠地扯着那根线,但无论怎么用力,风筝依然挂在高高的树顶不为所动。僵持了很久,小女孩终于将线高高抛向空中,不再坚持。我问她风筝扯不下来了怎么办,她笑笑不说话,似乎各自都能得到自由这种道理她已领悟。
          废墟在寂静的傍晚里不说话,我却自顾自说了很多很多。

         

         

         

         

         

         

         

         

         

          ps:两批照片,分别用富士魔术手与诺日士扫描,色差果然很严重。

  •       看《将爱》的第一段,情节乏味,背后的意味却让我胆战心惊。激情就这样被时间轻易抹去。曾经片刻不离,忽然某一天就淡如空气。

          又到了树袋熊小姐的生日,预示着我们共同走过的时间已经跨过2年又7个月,我很高兴啊!我很高兴!生日快乐啊,亲爱的!

          哎,但其实我既惭愧又伤感。所有人都做得比我好。

          如果时间能够呐喊,就请喊出声来。

          如果你还有信心,那就转过身来。

          

  •       谁说我下面没有的!下面的东西,是男人就一定要有!而且,再怎么说也赶在《哈利波特》上映前放出来了嘛!

    丽晶酒店翻跟斗

    摄影 by 树袋熊小姐

  •       在郭雪雪眼里,身边的每个人都是一条狗。当然,这不是骂人的话,她只是单纯地觉得我们长得像这种或那种狗而已,就像芙蓉姐姐长得像郭冬临是一个道理。所以,在她眼里,我是秋田犬,麦姐是吉娃娃。郭雪雪还为我们每个人制作了狗肖像对比照,但我想说,你怎么做得这么唯美啊,小姑娘真是脑子不好又善良!